从现在开始,由我来描述城市,而你则来证明它们的存在。
  • To the Lighthouse

    2010-12-31

    他们这样叙述 好像这是一段史诗
    真相不见得所有人都清楚 人们想到了什么 人们记住了什么

    放下电话的时候 不管怎样自己都是暗自庆幸 快要到来的十年
    有可能是一次短途旅行 在乌镇 同里 或者周庄 或者仅仅是杭州也好
    只是没有适合的季节 盛夏与寒冬都是仅仅可以触碰的时段
    演唱会上还是会唱那首歌 说那些话 配器也希望是最简单的
    听到一种声音真的如此重要吗

    人们穿越城市的时候 也在尝试明白自己与它的相处方式
    每一种生活都有一种承载的方式
    就如同有的生活只能远望 是否想要与是否值得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人们若是想要诚实 最好的方法就是在黑暗中对自己说话 一切都会渐渐变得透明 也无所谓秘密不秘密了
    到最后 发现一切都是可以拿来讲述的

    “电影院成了一所失物招领处,将那些被遗弃的感情与价值观念都保留下来。当人们需要缅怀时,就走进电影院,去跟这些曾经与我们度过年轻时光的感情再次短聚。”
    ——彭浩翔

  • 2010-12-14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温度已经零下的冬天 我在北京 人很遥远 在不切实际的午后梦境里面 又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那种虚幻的存在 缓慢 轻柔 欲罢不能 是那所旧房子 木制的门窗 阳光似乎没有任何阻碍地照射进来 不刺眼 是我没有预想到的存在 新鲜 带着试探的兴奋和紧张 只是那一部分 焦点自始自终都没有落到其他任何地方 缓慢的 像一张巨大的网 还是覆盖下来的羽翼 触碰到的时候有一丝丝的退却 背景里面没有音乐的响声 却有自己潜意识里面的画外音 沉醉却不清醒 我只是重复同一件事情 缓慢地 私下里的对话充满了惊喜

  • 城市

    2010-11-08

    上海 杭州 苏州
    青岛 秦皇岛 大连
    厦门 广州 深圳 香港 澳门
    北京 西安 哈尔滨

    温州 青岛 敦煌 深圳 广州 哈尔滨 大兴安岭

  • 那个盛大明亮的梦境发生在前天下午三时,或者五时,漫长,温暖,甚至充满了炎热的气息,那分明就是一个夏天,火车摇摆着经过,车门外面闪过耀眼的光,在这样的冬夜里回想起来,是最美好。

  • 那些曲子 那些现场 那些电影 那些歌词 一个个都带着完结的意味
    热血沸腾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 只是一味地跳跃呼喊
    “看电影的人被自己看了 像一个悠长等待的结果是时间未曾流逝 而成长的结果是忘记了提问的回答 然后回忆比幻想还不真实 电影比爱情更忠于我们 生活是无法被记录的 但可以被歌唱
    我们要歌唱了”

    一些私人的东西会被永久地保留么
    怎样会更快乐呢
    因为怯懦 所以需要宣言
    一些遥远而不切实际的梦想又在瞬间被唤到了眼前
    晴朗 缤纷耀眼